改水记

发布时间: 2020-08-22 17:30:56 | 来源: 新华社客户端 | 作者: 谢良、胡璐、关俏俏、赵戈 | 责任编辑: 韩得尔

新华社北京8月20日电 题:改水记

新华社记者谢良、胡璐、关俏俏、赵戈

水是生命之源,是生活、生产和生态的命根子。

新疆伽师人体会尤其深刻——这里位于我国最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年降水量只有几十毫米且地震多发。千百年来,当地苦在水上、困于水中,贫病如影随形。

找水的步伐从未停止。在脱贫攻坚关键之年,伽师县城乡饮水安全工程近期通水。这个国家级深度贫困县的47万群众,终于彻底告别喝涝坝水、苦咸水的历史,喝上了“健康水”“幸福水”。

(一)

江巴孜乡依帕克其村57号,大门上挂着“脱贫光荣”的牌子。

敲门进去,80岁的维吾尔族老人伊米提·艾山正坐在家里的庭院,满面笑容。桌上切开的伽师瓜,香气弥散。

喝过涝坝水、地下水,老汉觉得那水,真苦。这苦涩味道,早已浸入漫长的日子。

在新疆伽师县江巴孜乡依帕克其村57号,80岁的维吾尔族老人伊米提·艾山(左)在自家庭院中(6月8日摄)。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有数据显示,1984年以前,新疆1100多万农村人口中,有1054万人需要人工解决饮水水源,其中248万人生活在水质很差的高氟区。

伽师县长期干旱少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老百姓还不得不喝着涝坝水。

“过去,遇上地震,水是红的、浑浊的。只能先沉淀,放太阳底下晒大半天,再煮了泡茶喝。”伊米提老汉说,“泡茶,就是为了去掉苦咸味。”

他没敢想过,住上安居房,喝上方便、健康的饮用水。他说,女儿女婿也没想过呢!

几个人围坐一起,不一会儿,女主人沏的茶端上来,茶香四溢。

(二)

伽师,维吾尔语称“排孜阿瓦提”,意为美丽富饶的地方。千百年来,人们把这个美好的愿望聚焦在水上。

县上的干部说,伽师的瓜果全疆闻名,伽师的苦咸水也很有名。多少年了,找水的步伐从未停止。

在中央的支持下,水利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曾开展过多次饮水工程改造。1994年,新疆大规模农牧区改水工程拉开序幕,伽师县打井找水拓宽了水源,逐步解决居民到几公里外提水、供水不稳定等问题。2005年,伽师乡镇基本通了自来水。看着经过处理的清洁自来水,群众欢呼雀跃。

告别了涝坝水,水干净多了,却还有不少问题。

伽师县志记载,伽师一带地震多发,特殊的地形地貌及水文地质条件造成部分区域地下水硫酸盐、氟化物等指标超标。水质极不稳定,费尽心力改了水,一遇地震就又变成了苦咸水。

在新疆喀什地区城乡供水总水厂,工作人员检查清水池工作情况(6月8日摄)。这些安全水将通过近112公里的主管道直达伽师县,供应当地居民用水。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不仅是水质差,用水也时常不稳定。在英买里乡阿亚克兰干村村民克里木·萨依木家厨房,水龙头下至今还习惯性放着一只大塑料桶,桶的边缘明显发黑,一看就是上了年头。“以前打井抽取地下水,水压低、水量也少,家里得有这么个大桶储水。不光是停水时有水喝、有水用,接好水后也需要沉淀一阵。”这位60岁的老汉憨厚地笑着说。

没有好的水资源,发展产业也少了根基。

“这两年,村里发展庭院养殖和新梅产业,大家一股劲脱贫奔小康。但全新疆都知道伽师饮水是‘老大难’,外地人不愿意来伽师,适应不了水质闹肚子。”英买里乡阿亚克兰干村驻村第一书记库热西·哈吾力说,再好的瓜果、风光,没有好的水源支撑,百姓脱贫少了心气;客人不来没人气,田园旅游如何能发展起来?

(三)

从农业局调任水利局,“疆二代”刘虎一直为水而忙碌。这两年,他更忙了,脸上的笑容却多了起来。

解决农村贫困人口饮水安全问题,是脱贫攻坚的重要内容。为扎实解决贫困人口的饮水安全,2018年水利部提出了采取水源置换、净化处理、易地搬迁等措施,分类解决氟超标改水问题。国家发改委、财政部等专门增加中央财政资金补助,支持贫困人口饮水安全。

截至2019年底,仅剩新疆伽师、四川凉山州约2.5万贫困人口饮水安全未能达标,其中伽师县有1.53万人,占六成多。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之年,也是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在这关键之年,饮水安全的“短板”不仅要补齐,也必须要补牢。

最后攻坚!但越到最后往往越是“硬骨头”,伽师改水过程远比想象中艰难。一场围绕水源、环保、资金、工期的攻坚战展开。

伽师降水少、蒸发量大,县域内没有水质达标的河流,去哪里找水呢?来自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在新疆水利厅挂职副厅长的鲁小新说,工程经历了很多次论证。在设计初期,曾考虑过地下水反渗透方式,在净化饮用水的同时,可以节省超过三分之一的造价。但最终被否决:这样会产生很多废水,若干年后极可能再形成新的污染源。更重要的是,不断抽取地下水对生态环境有影响,不是长远之计。

在新疆喀什地区城乡供水总水厂,工作人员实时查看水厂工作情况(6月8日摄)。新华社记者 赵戈 摄

那就跨城引水!最终决定跨越3个县,从盖孜河上游,引来上百公里外的慕士塔格峰冰川雪水作为稳定优质水源,光工程管线长度就近2000公里。

这么大的工程,对伽师来说,难度可以想见。为了支持伽师县改水,水利部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安排专项资金5亿元,地方政府使用地方政府债券、整合扶贫资金,最终工程资金按时筹齐、到位。

动工开挖,穿越三县,冬小麦正长一寸长,绿油油惹人喜爱。运用过河穿管等技术,减少开挖量和时间,尽量减少农民损失。

工期紧张怎么办?“工期比同等规模的工程缩短将近一半,但这是任务更是使命——早一日完工,伽师群众就能早一日喝上放心水,就能离打赢脱贫攻坚战更近一步。”伽师县城乡饮水安全工程代建部项目负责人陈卓说。他去年4月就与同事们奋战在工地上,从早到晚迎着西北的风沙和日晒,“电话都很少顾得上给家里打”。离开湖北老家的时候,小儿子出生还未满月。

为了确保工程顺利推进,水利部有关负责人多次现场督导,与地方政府一起解决诸多实际困难。疫情初期,参建单位、施工材料难以进场。3月工程全面复工后,各方及时组织施工人员参与建设,调配专业技术人员长驻施工现场,加班加点。

最终,工期比原计划还提前了1个月。

刘虎说,几代人的饮用安全水的夙愿,在我们这一代实现了。“你知道,我们多骄傲!”

(四)

今年的5月26日,通水!大家奔走相告!

“现在早晨起来刷牙,口腔里都是甜的、幸福的味道。如今这日子,是我出生以来从未想过的最安稳、幸福生活。”伊米提老汉由衷地说,党中央是下大力气帮百姓解决困难。

“你们下次再来,就可以吃上我种的葡萄了。”老汉指着庭院屋檐旁刚搭建不久的葡萄架。那里,绿色的枝蔓在光影斑驳里悄悄伸展。

而在县城公园内,人们徜徉其间。一对新人正在举办婚礼,笑声阵阵。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小学生,手里拿着小水壶,活泼地跑来跑去。

“来,合影了!”他拎着小水壶跑过去,站在穿着民族服装、西服的叔叔阿姨旁边,立直微笑,校服胸前的五星红旗图案格外显眼。

(五)

改水期间,库热西·哈吾力好一阵子忙。他帮着各户改管道、配全出水口。

“再忙也高兴!这回是真正的健康水!”他激动地说,改水后,村民一些传统的生活方式悄然改变,像储水的习惯,做饭次数也变多了。特别是发展产业,“大家想法更开阔了”。

库热西·哈吾力说,水好了,来的人多了,村民们更有干劲,发展产业的信心也更足了。“我和村民们要一起继续开发新梅、杏李产业,拓展农家乐、田园旅游,欢迎更多的人来我们这里做客。”

“新的美好生活,已经来了!”他开心地笑了起来。

(六)

新疆贫困人口饮水安全问题已全面解决。

不久前,新疆还宣布,“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基本解决。

声明:中国网图片库(www.cnmediae.com)供本网专稿,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中国网图片库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违者必究! 咨询电话010-8882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