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360齐向东: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互联网功不可没

发布时间: 2018-10-17 16:52:12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杨楠

“越过长城,走向世界。”这是1987年9月14日从北京向海外发出的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揭开了中国人使用互联网的序幕。从1994年中国全功能接入互联网,到2017 年底中国网民规模达到7.72 亿人,伴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中国互联网飞速发展。作为互联网浪潮涌入中国的首批逐浪者,也是改革开放的亲历者和见证者,360企业安全集团董事长齐向东与我们分享了他和互联网的难忘故事。
 

2018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社会发生了历史性巨变,经济、科技、教育、文化、外交等各个方面在党的领导下取得了巨大成就,人民生活水平得到了显著提高。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人们不论是从衣食住行上还是从精神面貌上,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值此之际,中国网联合国家档案局、中央档案馆开展“让历史告诉未来——改革开放四十年档案影像征集”活动。扫描二维码即可参与活动,历史的档案 由您来记录。


提起互联网,齐向东说,我第一次接触互联网应该可以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我在新华社的时候,大概是1996年前后,新华社在当时邮电部的支持下要建国中网,实际上就是后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华网。互联网刚进入中国的时候,大家做的实际上是接入业务。那个时候做接入的互联网公司被认为是最有价值的。所以,国中网最初就是希望能够做接入业务。但一两年之后,大家就发现互联网上还是内容为王。网民之所以上网是因为要看精彩的内容,就有了中华网的门户。到1999年7月份,中华网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当纳斯达克的屏幕上出现“China”字样的时候,中国互联网全行业都为之沸腾,大家觉得这个产业有希望,在中国能够迎来更大的发展。接触互联网的第二个阶段是在2003年,我辞去新华社技术局副局长的职务,投身到互联网行业里面,就是我们俗话说的辞官下海。那是我真正投身到互联网的产业里面来。刚刚发展互联网的时候,我们跟国外的差距不大。因为互联网在最初时期,实际上是一个普及阶段。恰好那个时候我们改革开放已经十几年了,我们有大量在美国的留学生,包括在美国学成的一些博士。他们在硅谷感受到了互联网的浪潮,觉得中国人口更多,互联网可能更有前景。所以,他们就带着谷歌的理念,带着美国的投资回到了中国,开始创办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可以说,互联网应用的发展在美国和中国几乎是同步进行的。当然,中国的互联网跟美国的核心差距还是核心技术的差距。这么多年,其实我们一直在追赶。

说起互联网安全,齐向东说,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后,到2003年前后倒闭潮已经结束。更多的互联网公司开始从底部重新走上了上升之路,实际上已经看到互联网发展的曙光了。作为一个互联网企业,最有价值的就是人头攒动,你的网站上每天有海量的用户来访问。用户之所以能够长期上你的网站去看你的东西,就是因为你有独特的内容,你跟别人家相比有核心的竞争力。怎么样能够发展更多自己的用户,谷歌当时创造了一个叫“客户端战略”的策略。作为一个新兴的互联网公司,谷歌想在搜索上一展自己的抱负,它就需要能够快速地拿到并稳定它的用户。它就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把一个谷歌搜索的客户端软件,叫浏览器工具条,要装在每个人的电脑上。每一个互联网公司都希望能够做成谷歌那样。所以,大家都在制定各自的客户端战略。于是乎,全球成千上万的互联网公司都在打造客户端,都希望在用户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的情况下,能够把客户端装在用户的电脑里。用户电脑一开机,它的软件就能运行,最好它的网站界面能打开。最后老百姓就遭殃了,网民成了客户端发展战略最大的受害者。原来每个用户的电脑桌面上可能也就是两列、三列的图标,桌面上大部分都是空白,微软在底图上各种各样漂亮的图片。我们一开电脑的时候,就会心情愉快。碰到这些客户端战略推广的公司之后,时间久了,我们的桌面就被密密麻麻的、一个一个的图标所占领。这给用户带来巨大的麻烦,就是在一个密密麻麻地布满图标的桌面上,找你自己经常想用的那个图标,就要花一些工夫。浏览器上的工具条多了之后,用户正常的上网也会受到干扰。同时,还降低了用户开机的速度。当时我看到一个记者,他的电脑开机巨慢,需要半个小时。所以,用户苦不堪言。用户靠自己的力量,靠自己的技术能力是没有办法把自己的电脑清理干净的。每一个客户端软件都赖在用户的电脑里不走,因为你卸掉之后,它的心血就白费了。所以,互联网公司和用户之间就展开了“客户端软件的攻防大战”。按道理,杀毒软件可以把这些客户端软件卸掉,但是杀毒软件认为流氓软件不是病毒,卸载这些软件不是它的责任。相反,如果它卸载了,就会得罪这些互联网公司,因为断了别人的财路,这样就给360的发展留下了巨大的发展空间。我们在2006年发布了360安全卫士,安装这个软件一秒钟,就能把网民的桌面恢复正常,把浏览器也恢复正常,电脑也恢复正常速度。360就因此受到了欢迎。我们解决了用户上网这个关键性问题,用户就把360视为他电脑上的保护神,360就成了“安全”的代名词,也有了我们今天的发展。

改革开放40年不仅推动了经济的增长,也推动了互联网的开拓和科技的创新。通过互联网中国才真正地连接世界。齐向东说,从2000年开始,中国互联网应用的普及,到现在快20年的时间,它覆盖了我们改革开放40年几乎一半的时间。尤其是在最后的这15年,互联网为我们保持高速发展,我认为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因为经济发展里头有两个东西是至关重要的:第一就是生产是不是更有效率,是不是更有质量,设计是不是更有创意;第二就是我们的渠道是否畅通,也就是工厂生产的东西能不能以最快的速度、最低的成本到消费者的手里。互联网在这两个环节都为中国的产业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比如我们在设计方面的设计理念和设计人才,跟国际先进的国家比是有巨大的差距的,但是互联网的发展实际上极大地缩小了这些差距。通过互联网,我们可以以更快的速度获取全球最先进的设计技术和理念;同时,我们通过互联网也能够更容易地获取更多的资料和数据,更重要的是通过互联网可以产生更多的协同效应。这就极大地加快了我们追赶别人的速度,也就变相地加快了我们发展的速度。在渠道的领域,它的效果更加明显,比如说电商就是一个重要的东西。老百姓通过互联网更容易表达他自己的意愿,更容易对我们现有的一些产品提出一些批评性的意见,而这样一些东西也都更好地推动企业的生产,推动政府职能的现代化。所以,这样一些东西为我们改革开放这40年的发展都营造了一个非常好的环境,都为改革开放的发展提供了一个现代化的动力。所以,我觉得互联网是功不可没的。

互联网在中国应用、高速发展的这么多年,把我们每个人都变成了网民。所以,互联网首先就在最文明的信息获取、信息沟通这个领域里,把山区的人和城市的人拉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让我们不管是身处山区,还是贫穷落后的一些县城,一些小镇,都能够实时地看到中国文明的进步,中国城市高速的发展。他们心目当中谋求发展的美好的愿望,都被快速地激发出来了。这些愿望又转化成一种巨大的动力,要改变现状的动力。我觉得这也都是决定性的。齐向东说,我觉得互联网是一个应用科学,它和应用的场景完全相关。我们中国人口多,这里有巨大的消费市场。40年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的经济基础、科技基础,乃至于人员的素质基础都有巨大的提升。所以,在移动互联网这个大的应用领域里,我们有机会成为并驾齐驱者,乃至于引领者。但是我们要看得更远。因为今天很多人说的移动互联网都和手机有关,就特指是手机互联网,但实际上,对于面向未来发展战略的移动互联网,手机只是它其中很小的一个领域。我们说移动互联网是和物联网相连接的,也就是未来我们吃穿住行当中的每一样东西,它都可以被称为互联网终端,它都会连接在互联网上,形成一个庞大的、万物互联的、智能化的互联网。物联网才是我们说的未来真正的移动互联网,像汽车——自动驾驶汽车,就能够展现出未来移动互联网的一个非常美好的前景。但是我相信自动驾驶汽车在物联网应用的发展阶段里,它是初级阶段,有点像在互联网刚刚发展时候的门户。我们不能把门户看成互联网的全部,应该看成是互联网的开始。同样,我们不能把今天老百姓心目当中的移动互联网看成未来万物物联网的全部,它应该是开端。所以,国家发布的移动互联网的产业战略,其实更多的是希望我们的社会资本、一些创新的公司和团队能够面向未来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和移动互联网等更广阔的领域。

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经验表明,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目前,中国已经把发展互联网作为推进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事业的重大机遇。国家一系列相关政策的制定出台,极大促进互联网产业的发展。随着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网络技术的普及和应用,在“互联网+”的新时代下,网络信息安全也面临着新一轮的挑战。齐向东说,“互联网+”是一个大战略,可以说它是划时代的。从三个方面说,第一个“互联网+”能够提高效率。李克强总理在一次国务院会议上曾经批评我们有些部门数据不通,让老百姓不断地去跑腿,说了一个经典的话,就是我们的政府不能再让我们的老百姓证明“我妈是我妈”。“互联网+”就是把政府分散在几十个部门,甚至上百个部门里的那些数据打通,连成一张政府的网络,让老百姓去一个部门,在一个窗口,跑一趟腿就能把所有的事都办完。这种效率的提升不是30%,或是50%,有可能是一个数量级上的提升。第二,“互联网+”的战略是和国家的竞争力,和企业的竞争力相关联的。中国是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通过改革开放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以及先进的服务和理念,让我们的经济在改革开放的这40年的时间里,保持了高速的增长,缩短了和国际先进的一些差距,实现了今天这样一个富强的局面。但是,我们在某些关键性的领域里头,国家的竞争力和西方,尤其欧美发达国家还有巨大的差距。“互联网+”是在互联网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个阶段,而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和美国在应用方面的发展几乎是同步的,尤其是在互联网应用上,我们在有些方面比美国走得还快。这为我们全社会推进“互联网+”战略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条件,让我们在这个领域里和美国等先进国家的差距变得很小,在有些方面是齐平的。所以,政府抓紧推进全国“互联网+”战略,其实能够提升我们整体的竞争力,让我们能够更好地缩短和先进国家的差距。第三,“互联网+”的战略实际上为我们弯道超车提供了一个便利的条件。“互联网+”的背后实际上是第四次工业革命和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所有的这些新技术,把它叫成革命,就是因为它要颠覆之前的技术成果,要开启一个技术创新的新时代。在上一个时代的技术领域里头,我们在核心技术上是缺失的,比如说操作系统,微软的操作系统是垄断全球的。所以,我们要想在这样一些领域里赶超先进的国家和先进的水平,几乎是做不到的。但是如果说工业互联网、大数据能够开启一个新的时代,在这个新的时代里对那些核心技术的依赖度会逐年下降,而新开创的一些技术会成为未来时代的引领者,我们就有会在新的技术领域里加大创新投入,实现弯道超车。

齐向东说,中国的网络安全,目前面临的突出问题有三个: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多数的部门和安全,依然是把网络安全、网络安全的防护当成是一个静态的事。比如我们建一套网络,需要同步地设计一个安全防护的体系,就购买一些网络安全防范的设备。当这个系统建成,交付使用之后,就没有人再去关心这些网络安全系统的升级,去关心网络安全设备的运营和维护。习近平总书记在“4·19”网信工作座谈会上就明确地提出网络安全是动态的,不是静态的,而事实也是这样的。这是第一个大的问题。第二个大的问题,就是对网络安全防护的意识还没有上升成为一种责任。安全是给发展“装刹车”。网络安全也是一样的,它是给网络发展“装刹车”。人类在利用网络的时候,总是希望网络能够越方便越好,越灵活越好,但是灵活和方便就带来了巨大的安全问题。一旦安全网络被攻击,就会导致整个系统瘫痪。比如去年5月12号勒索病毒在全球爆发,就导致医院停诊,加油站不能加油,有些政府部门不能办公。这仅仅是未来网络攻击造成灾难性后果的一个小小的缩影。所以,网络安全要上升成一种责任。一旦出现问题,就应该进行责任追究。当它上升成为一种责任问题,上升成为一种法律问题,这种给发展“装刹车”的事,才能够引起我们每个人的重视,才能够让每个人把网络安全的意识变成网络安全的行动。第三个问题,网络安全问题是国家安全问题,是发展的战略问题,很多人也没有把它上升到这么一种高度。安全是发展的前提,这是我们对未来人工智能时代的一种预言。因为在经历过的社会发展的各个阶段里头,安全都不是前提,我们说发展是前提,安全是保障。但是当社会变成一种智能的社会,当网络变成一种智能的网络,每一个人用的每一样东西都连接网络的时候,网络攻击就不仅仅会造成我们在网络世界的损失,网络攻击可以直接攻击物理世界,性质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比如说伊朗的“震网病毒事件”,乌克兰的停电,美国东部的断网,希拉里竞选时候的“邮件门”等等这一系列的事件,就是网络攻击直接攻击物理世界的后果。这个时候网络安全要上升为企业战略,要上升为国家战略,要上升为我们最重要的前提性的战略。所以,这三个问题是我们目前在网络安全上的一些差距。现在我们能看到一些非常积极的方面,因为从中央、国务院,到我们各个政府的主管部门,到企业,对网络安全的重视程度,对网络安全,我们要弥补网络安全差距的这种看法越来越一致。所以,我觉得未来还是很有前景的。我去年也经常说一句话,网络安全已经成了风口行业。齐向东说,我觉得中国互联网产业的改革开放一直做得非常好。最开始时我举例子,从中华网在美国股票交易市场上挂牌上市作为一个开端,中国政府和中国互联网的管理部门为推动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做出了不懈的努力,推出了最开放的政策。我相信,未来互联网对社会的发展,对产业的发展,对我们国家竞争力乃至国家战略的实现,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因为我们要谋求弯道超车,而这个弯道就是“互联网+”的道,就是大数据的道,就是人工智能的道。中国已经制定了面向2050年的发展战略,要分两步走,实现“中国梦”。而这个实现“中国梦”的路,其实是和未来的互联网发展密不可分的。所以,我也相信,我们在互联网产业的改革开放上,一定会做得比以前更好。



声明:中国网图片库(www.cnmediae.com)供本网专稿,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中国网图片库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违者必究! 咨询电话010-8882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