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故事】进击的“糖友”在寻找快乐的路上认真生活

发布时间: 2019-11-15 08:09:18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钟锐钧 | 责任编辑: 赵娜

11月14日是联合国糖尿病日。糖尿病可能是我们身边最常见的疾病之一,几乎每个人周遭都有糖尿病患者。根据国际糖尿病联盟公布的数据,全球每8秒就有一人死于糖尿病,30秒就有一人因糖尿病而截肢。而在中国,2017年有1.21亿糖尿病患者,3410万患者年龄超过65岁,患者总数和老龄患者总数都是世界第一。
 


糖尿病是一种慢性病,当胰脏不能产生足够胰岛素或者身体不能有效利用产生的胰岛素时,便会出现糖尿病。糖尿病不加控制的通常结果,是血糖升高或者高血糖症,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对人体多个系统带来严重损害,尤其是神经和血管。2019年7月23日,上海,上海曹阳社区的“棒棒糖”健康操队,是一个病友组织。2018年,8位棒棒糖的老人,经过一段时间的集训,出外参加全国健康操大赛,从20个城市超过200支队伍中脱颖而出,拿下第二名。队伍里面,年纪最大的老人,当时已是84岁。南方都市报 钟锐钧/视觉中国


2019年7月23日,广州,蔡金贵患糖尿病已经超过25年,现在每天自觉地在饭前注射胰岛素。南方都市报 钟锐钧/视觉中国

2019年7月24日,广州,陈建亭每天的生活轨迹就和一个正常老人无异:送孙子上幼儿园,然后买菜回家。但陈建亭的饮食很节制,晚上他基本不吃米饭,这是他控制血糖的方法之一。南方都市报 钟锐钧/视觉中国

2019年7月24日,广州,绍桂珍现在每天定时服用药物来控制血糖。中午她会来到女儿家和女儿一起吃饭,女儿家的狗陪伴着她。南方都市报 钟锐钧/视觉中国

2019年7月24日,广州,绍桂珍等待女儿回家的时候逗女儿家里的法斗犬。虽然她一直埋怨女儿的狗狗很能吃又不怎么听话,但和狗在一起的时间她总是露出笑容。南方都市报 钟锐钧/视觉中国

2019年7月23日,广州,柴菊梅从小爱甜食,50岁的时候确诊为2型糖尿病的时候,觉得就要从此告别甜食了。然而通过注射胰岛素和药物控制,加上每天运动,她的生活渐渐回复到正常状态。现在柴菊梅每天带着计步器,走够一万多步她才觉得自己完成了任务。南方都市报 钟锐钧/视觉中国

2019年7月24日,广州,洪登榕确诊的时候,不好意思告诉身边的同事和朋友。参加糖友活动以后他心态慢慢发生了转变,现在他是其中一个同伴小组的组长。洪登榕都在家里用哑铃练力量,他说,家里还有老人要照顾,他要健康才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南方都市报 钟锐钧/视觉中国

来自云南盈江的黄栋是一名玉雕师傅。黄栋9岁的时候被确诊患有1型糖尿病。1型糖尿病的显著特征是人体自身免疫系统破坏生成胰岛素的胰腺beta细胞,导致人体内胰岛素的绝对缺乏。1型的发病原因多种多样,现有知识也无法预防。1型的孩子仿佛是被选中的不幸者,他们的人生才刚开始,就要余生都伴随着胰岛素。从9岁开始,黄栋已经和胰岛素伴随了15年。黄栋的同事说,他们一开始都不明白为什么年纪轻轻的他就要打胰岛素,“难道不是中老年人才得的病吗?”2019年9月17日,广州,黄栋在饭前注射胰岛素,虽然身边的同事们对此已经习惯,但刚开始的时候他们都以为黄栋在注射毒品。南方都市报 钟锐钧/视觉中国

实际上,不论是1型还是2型糖尿病的病人,通过合理用药和改变生活习惯,都能够过正常的生活。很多病友经过教育后才知道,通过口服药物或者注射胰岛素的介入,将人体的血糖控制在正常范围后,是可以进行正常饮食的。黄栋说:“9岁查出糖尿病的时候,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医生说你以后再也不能吃糖了。”几乎所有糖尿病患者都听过类似的话。初三的时候,黄栋因为不注射胰岛素导致昏迷进了医院,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想做一些叛逆的事情。”骑行对于黄栋开始也是“叛逆事情”的一种,“开始是要证明自己,我糖尿病怎么了,我就要争这口气,我就是要骑到拉萨去。”黄栋说。他第一次进藏的尝试在2013年,以失败告终。“失败的原因主要是血糖,随时就飙升到没办法坚持了。我还挺怕死的,就打车去拉萨,但当时其实已经骑行了两千多公里了。”第一次的失败经历,让黄栋积累了很多关于如何在路上控制血糖的经验。经过两年的训练和准备,2015年9月黄栋第二次发起冲击,这次他成功了。南方都市报 钟锐钧/视觉中国

在2013年第一次进藏尝试后,黄栋开始搜集更多骑行的资料,得知世界上有一支由糖尿病患者组成的专业骑行队伍。“诺和诺德之队”是一个由糖尿病运动员组成的体育团队,其中自行车队是世界上首支完全由糖尿病患者组成的职业洲际车队;另外还有超过100位铁人三项运动员、赛跑选手等,队伍旨在激励、教育并鼓舞糖尿病患者。黄栋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人。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6年的努力训练和在各方的支持下,一路“打怪”的黄栋,今年在“改变糖尿病基金”的支持下,去美国和其他国家的糖尿病孩子一起,参加了诺和诺德车队历时9天的集训。其中让黄栋印象深刻的一点是,队伍给队员用于补充电解质的饮品是可乐,而且是敞开供应!“可以喝甜饮料,这也是热爱运动的糖友可以享受到的福利之一。”2019年9月18日,广州,从美国回来后,黄栋的理想更远了一些。他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故事激励更多糖尿病病友,让大家知道,糖尿病病人是可以过上正常生活,甚至参与体育竞技。南方都市报 钟锐钧/视觉中国


声明:中国网图片库(www.cnmediae.com)供本网专稿,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中国网图片库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违者必究! 咨询电话010-8882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