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的境外返岗复工路 90后两次千里走单骑从温馨到忧伤[组图]

发布时间: 2020-04-09 10:30:49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 责任编辑: 刘桢珂

春节前符兴国在板面

中国网讯 《关羽千里走单骑》,是符兴国打小从父亲口中听得烂熟于心的故事,没想到这个春节,他亲身经历了两次,且再也听不到父亲给他讲这个故事了。春节里,符兴国失去了最亲爱的父亲,那个他身后山一样伟岸的男人。

这个春节,对中国尤其武汉人民来说,是悲痛中的绝地反击;于符兴国而言,是苦痛中的刻骨奋起。两次千里往返,从温馨到忧伤、从云端到谷底、再到逐渐平复的迥异返岗之途,此生恐绝无仅有。生命中的苦痛也依靠着这返岗复工路去慰藉和安抚。


讲述人:符兴国

1991年10月出生,硕士研究生学历,2017年7月参加工作,原为中冶•39大街项目见习施工员,2017年11月调入中国一冶马来西亚8-Conly凯宾斯基酒店项目部,担任施工员。

符兴国家乡照片

不再完美的温馨

2017年11月,我来到中国一冶马来西亚8-conlay凯宾斯基酒店项目部,在这个工地上待了有800多天,见证了项目的从无到有。春节期间,我本该坚守岗位,只因快到而立之年,架不住父母的“儿行千里母担忧”之心,挡不住父母为我操心人生大事的急迫之情,我不得不请了7天假,回老家看望父母,顺便见一见他们为我安排相亲的那位姑娘。1月21日(腊月二十七),我返回家乡,同时订好了1月27日(大年初三)的返程机票。

这次回家,深感父母已老。母亲一如既往地细心温和,一日三餐必征询我想吃什么,一切都按我口味的喜好去安排;父亲依然言语不多,我却时时能感应到背后他那关切备至的目光,几天的假期一瞬即过,总是母亲在问东问西,还一再叮嘱要和相亲的那位姑娘多多联系,和父亲并无过多的深入交流。此刻的我万分后悔,为什么不抓紧这最后的温馨时刻。人生总是在握有的时候不够珍惜。

第一次返岗前母亲拍摄照片

彼时,家乡湖南的疫情还不是那么严重,但也实行了交通管制,所有的公共交通也都停运。父亲从大年初一就开始联系我从家里去往长沙黄花机场的车辆,车来接我那天,他和母亲并肩站在家门口目送着我离开,直到我再也见不到他的身影。新春才刚刚开始,往年热闹的气氛却踪迹全无,临走时的不舍和犹豫随着前行车辆的远去而愈发浓厚,我忍不住一再回望家门口的双亲,没想到这一别竟是我与父亲的永诀。

1月28日(大年初四)早上,我按原定计划顺利落地吉隆坡机场,到宿舍后开始自我隔离。

当晚12时多一点,独居的我接到了母亲电话,母亲泣不成声,她告诉我父亲因突发疾病去世,那个瞬间犹如雷击,我慌了神,不知道该对母亲说些什么,只应了一句:“嗯,我马上买机票回家。”当即告知项目经理,买好返乡机票。


二次返家的心伤

1月29日凌晨,顾不上收拾行李径直赶往机场,第二天在香港转机,到家已是下午。进家门的那一刻,我释放了所有的情绪。接着,便和姐姐、母亲一起处理这场变故。

项目上的同事好友得知消息后,纷纷发来信息安慰,我无暇一一回复,伤痛中的这些关心让我倍觉温暖。料理好父亲后事,和父亲感情笃深的母亲久久不能从悲伤中走出,我和项目领导申请后,又续了半个月的假陪伴在侧。这期间偶尔拿起手机,看到项目部工作群里的种种信息,了解到大家都在铆着劲抢干转换层,稍许能转移一下注意力。同事们体谅我的遭遇,没有一个人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联系我,好友也是在下班工休时间和我聊天,发来问候,我知道是他们默默担下了我所有的工作。

第二次乘坐亚航返岗

在家中待了有近半个月时间,母亲的情绪开始好转,慢慢地好很多了,反过来宽慰我要尽早振作,早点回去上班。母亲的状态让我也放下心来,姐姐还可以一直陪伴着她,我跟项目领导说明了大概返程时间。彼时,国内疫情到了防控的关键时期,马来西亚此时开始禁止湖北、江苏、浙江等3个省份人员入境,又有非官方消息传湖南也在此列,后经多位同事与当地政府反复核实了解,确认湖南省人员可以入境。因此,我在2月14日预订了2月17日晚去吉隆坡的机票。

这一次和前次离家心情截然不同。订完机票后,内心五味杂陈,我在纠结还要不要去马来西亚,是不是考虑在家找一份离母亲近一点的工作,这样家中有任何事情都可以第一时间赶回,不必再漂洋过海了。

“家里事情处理好后再待一待,多陪陪母亲。项目上的事情有我们,没问题的。”……就在我反复纠结时,同事好友得知我即将返程,纷纷询问关心。这些问候,让我想起了和战友们在一起的往日,想起了工地上的800多个日夜,想起了和大家说好的见证高楼崛起的诺言。我坚定了摇摆不定的心,又和母亲彻夜长谈了一次,感觉到母亲确实放松下来后,我终于安心了。

隔离期间研究图纸


再次返岗的担当

2月17日,我四处寻找出行车辆。不同的是,上次有父亲替我安排好所有事情,这次是我不停地打电话到处联系人,几经周折一圈电话打下来,终于有人愿意送我去机场。2月17日下午,我抵达黄花机场,2月18日抵达吉隆坡。隔离宿舍里,同事好友早已提前替我准备好所需生活用品,冰箱里塞满了瓜果蔬菜。关上房门,看着洁净的宿舍和那些满满的食物,那个瞬间,泪水漫出眼眶。

隔离的14天里,我没有闲着,也不敢闲,因为会想父亲、想母亲,会想湖南那个温暖的家,我让自己处于忙碌状态。我是项目上的施工员,主管结构主体施工,我通过同事去了解现场需求,用微信、WhatsApp等手段在线上处理钢筋、混凝土等材料的安排,通过电话去协调图纸变更、联系顾问(监理)验收等等。14天里,我梳理了转换层最关键的10份施工图纸,计算了整个转换层的工程量。过程中,我发现32U层转换梁和竖向结构混凝土标号不一致,迅速告之项目经理,并第一时间提醒现场管理人员注意混凝土标号,避免错误施工。工作中的这些小小成绩慢慢舒缓着我内心深处的压力。

符兴国隔离期满上现场

14天隔离期满后,3月3日我正式返岗,一大早我就去了工地,久违的熟悉的亲切感又回来了。这个我待了800多天的工地,那熟悉的味道早已融入到我的血脉之中,身为中国一冶职工,我不想说自己有多么勇敢,可我也不想认怂,折戟在悲痛之中。

我一如往日地查看着材料使用情况和作业面施工进展情况,从中去感受着对工作对生活的热爱。在工地上待了几天后,似乎有一种力量又回到我身体里,我感觉自己比以前多了一份坚韧,那些偶尔松懈的念头——“晚几分钟再去现场吧,不急在这一分钟两分钟”的想法不见了,我仿佛感应到母亲千里之外的期许,感受着项目部陈建经理和身边战友们鼓励的目光,这些都是我力量的源泉。

我不再是毛头小伙子了,以后需要我承担的东西会更多,我也希望这座高楼能如期崛起,因为这是我成长的见证。

项目效果图

项目背景介绍:中国一冶马来西亚8-Conlay凯宾斯基酒店项目位于吉隆坡市中心武吉免登大道,居双子塔核心区域,建筑高度306.9米,竣工后将成为当地地标建筑,刷新中国一冶高层建筑新纪录。

项目最新形象进度图


(汪航能、田笾整理)

声明:中国网图片库(www.cnmediae.com)供本网专稿,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中国网图片库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违者必究! 咨询电话010-8882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