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更坚实梦正圆 大凉山孩子告别云端泥地拥抱“豪门”绿茵[组图]

发布时间: 2020-08-19 07:56:47 | 来源: 新华网 | 作者: 吴光于 | 责任编辑: 李佳

新华社成都8月18日电(记者 吴光于)又是一个大凉山的雨季,雨水冲刷着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城西北角的拉莫足球场。一群个头不一、肤色黝黑的孩子被教练分成了四组进行传球训练。

一年前,当11岁的彝族男孩阿作伍勒在海拔2700米的“云端小学”的泥地球场上练习射门时,做梦也不会想到,一年后的夏天,自己会在真正的绿茵场上与来自皇家马德里基金会的欧足联A级教练一起训练。

(体育·图文互动)(9)路更坚实梦正圆——大凉山孩子告别云端泥地拥抱“豪门”绿茵

在四川省昭觉县拉莫足球场,昭觉皇家马德里足球队刚结束传球训练赛,输了的球员在接受获胜方“惩罚”(2020年8月13日摄)。 新华社记者沈伯韩摄

      足球小将下云端

去年10月,皇马基金会与凉山尼牧体育合作,在凉山启动了青少年足球训练项目。昭觉县是该项目的第一站。

今年7月,通过学校推荐和项目方筛选,8名来自阿并洛古乡瓦吾小学和7名来自县城东方红小学的男孩入选昭觉皇家马德里足球队。今年7月13日,他们换上崭新的队服,在教练哈维尔·莫罗斯·巴雷拉和搭档殷健淋的带领下,开始了夏训。

一年来,阿作伍勒的个头蹿了七八厘米,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

(体育·图文互动)(11)路更坚实梦正圆——大凉山孩子告别云端泥地拥抱“豪门”绿茵

在海拔2700米的四川省昭觉县“云端小学”,学校足球队创建人曲比史古老师(右一)与志愿者们一道在校园外种索玛花(2020年8月15日摄)。 新华社记者沈伯韩摄

对于这个父亲早亡、与奶奶相依为命的孩子来说,足球几乎是他所有的快乐源泉。去年7月,当奶奶也去世后,伍勒难过得很长时间不愿开口说话。曲比史古——伍勒的足球启蒙教练,也是瓦吾小学的负责人,将他安顿在学校里,每天带着他踢球。是小小的皮球让男孩重新振作、开朗。

过去的17年中,身为球迷的曲比史古一直将足球作为这个云端村小的特色教育。他与同样热爱足球的支教老师们在学校里进行着梯队培养。

因为足球,来自大凉山深处的孩子们得以走出云端——曾去南京踢过友谊赛,也在中超赛场上踢过表演赛。

今年“小升初”考试中,阿作伍勒在全县5000多名考生中排名1300多名,被昭觉县万达爱心学校录取。

这个暑假,他和伙伴们白天训练,夜晚寄宿在万达爱心学校的宿舍中,由瓦吾小学的两位支教老师照顾生活起居。

对于球队的绝大多数孩子来说,哈维尔是他们在昭觉县见到的第一个外国人。

“起初伍勒很害羞,我觉得他可能有些害怕我。”哈维尔说,“但是,当他一碰到足球,就变了个人。”

比起过去在“云端小学”泥地操场上的粗放式训练,外教的训练理念和方式都是全新的。

“与我们过去不断重复的练习不同,外教把训练融入许多游戏中,孩子们非常享受这个过程。”每天都守在场地边观察、记录的瓦吾小学支教老师崔洪明告诉记者。

(体育·图文互动)(12)路更坚实梦正圆——大凉山孩子告别云端泥地拥抱“豪门”绿茵

在四川省昭觉县拉莫足球场,昭觉皇家马德里足球队球员、来自“云端小学”的吉牛木牛(左)在训练中拼抢(2020年8月12日摄)。 新华社记者沈伯韩摄

      “豪门”教练上凉山

今年30岁的哈维尔出生于西班牙萨拉戈萨,从4岁就开始接触足球,大学毕业后,他告别家乡,来到了万里之外的中国。

“最初的计划是6个月,我却待了6年。”哈维尔曾在深圳和贵阳执教,他说,是中国小球员的足球热情将他留在了中国。

然而,执教大凉山无疑是高难度挑战。

“过去从没想过中国还有这样的地方。”他说,“在我的印象里,这个国家满是高楼大厦,人们的生活都很富足。”

他如今驻扎的昭觉县,位于中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的大凉山腹地,至今仍有3万多人均年收入在4200元以下的贫困人口。在这个许多建筑还保留着20世纪八九十年代模样的县城里,学校和球场是最具现代气息的地方。

他和搭档殷健淋租住在球场附近一个陈旧的居民小区里,一日三餐都在小饭馆里解决。除了面条和中餐,他们也习惯了当地的“火盆烧烤”。周末休息的时候,会和当地的彝族朋友喝上两瓶啤酒。

每天上午9点到11点,下午5点到7点,是球队的训练时间。

训练结束后,哈维尔需要向驻扎在州府西昌市的竞训总监拉法·费尔南德斯汇报情况,并讨论训练计划。

他告诉记者,皇马基金会在昭觉的项目将持续3年,待到开学后,他们将利用课余时间训练。

除了昭觉,这个项目还计划覆盖德昌、会理、会东、宁南、普格、冕宁、盐源、木里、雷波等9个县市。孩子们将在大凉山接受来自足球“豪门”量身定制的足球课程,培养认真谦逊、团队工作、永不放弃、战斗到最后的体育价值观。

“你们为什么会累?因为不用脑!”烈日下,哈维尔用他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朝着当天有点蔫气的男孩们大喊。

一个月来,哈维尔一直向小球员们强调“用脑踢球”。“每天训练的前15分钟,我常常被他们气到无语,前一分钟讲过的注意事项,可能下一分钟他们就忘记了。追着球跑没有意义,我们需要的是判断力和配合。对这些过去没有接受过真正专业训练的孩子,需要更多耐心。”他说。

虽然要把这些“野生”的小球员训练成专业队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孩子们的努力、对老师的尊敬,让哈维尔很感动。“他们很少叫苦叫累,特别是来自瓦吾小学的孩子,非常强悍。”

“幸福马拉松”是小球员们最害怕的一项训练——需要在半场内全力冲刺完成教练设置的所有项目,包括有球训练和无球协调性训练习。来自云端、常年在山间小路上奔跑的瓦吾小学的孩子们常常领先。

“为什么叫‘幸福马拉松’?当比赛进行到第90分钟,对方防守队员已经喘不上气时,你还能带球直插禁区,难道你不幸福吗?”哈维尔问道。

“幸福!”孩子们高喊。

“可是你们现在的水平应该连80分钟都坚持不到,你们需要怎么办?”

“努力训练!”

训练场上,哈维尔是严厉的教练。训练之外,精力无限的男孩们喜欢围在他身边调皮捣蛋。

如今,孩子们会用西班牙语说“你好”“谢谢”“明天见”。每天训练结束时,大伙会一起高喊:“Hala Madrid!”

(体育·图文互动)(13)路更坚实梦正圆——大凉山孩子告别云端泥地拥抱“豪门”绿茵

在四川省昭觉县拉莫足球场,昭觉皇家马德里足球队球员和教练们用身体摆成“昭觉”拼音首字母“ZJ”(无人机照片,2020年8月13日摄)。 新华社记者王曦摄

      梦将带他们走更远

作为一名欧足联A级教练,本该能有机会执教更好的队伍,为什么选择来到大凉山?面对记者的疑问,哈维尔说:“训练他们成为更好的球员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这项运动让这些孩子在未来拥有更多选择。拥有一份好工作的同时也能帮助到他人,很值得。”

12岁的土比布布身材瘦小,极富灵性。奔跑在场上,像一只灵巧的小猴。性格随和的他担任球队中场,控球、组织能力都属一流;11岁的吉牛木牛善于防守助攻,模样清秀的他在赛场上很勇猛,他担任边后卫,有时也不甘寂寞,敢于与对方的后卫过招;12岁的土比土布是球队的门将,比起同龄人身高已超出不少,性格温和的他从不害怕对方的前锋,最喜欢的就是扑出或没收对手的必进之球……

这些极具足球天赋的孩子都与阿作伍勒一样,出生于贫困家庭。如果没有足球,他们也许还需要很多年才能走出大山。

“以前觉得踢球就是玩,现在,我觉得它会是一种出路。”吉牛木牛说,“我希望能一直踢球,将来当职业球员,让我的爸爸妈妈不用再辛苦地在地里干活。”

经历了亲人的离世后,阿作伍勒显得比同龄人成熟了很多。如今的他,学习比以往更加努力,当职业球员是他坚定的理想。

哈维尔说,按照原计划,这支球队应该在今年3月赴西班牙参加地中海杯国际青少年足球锦标赛,无奈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计划搁浅。明年,足球小将们将踏上西班牙的土地,与世界一流的青少年队伍过招。

(体育·图文互动)(1)路更坚实梦正圆——大凉山孩子告别云端泥地拥抱“豪门”绿茵

在四川省昭觉县拉莫足球场,欧足联A级教练哈维尔(左二)带领昭觉皇家马德里足球队球员们进行“幸福马拉松”耐力训练(2020年8月13日摄)。 新华社记者沈伯韩摄

17公里外,云端上的瓦吾小学,曲比史古依然带领着孩子们训练。周末的休息日,早已将这里当成家的阿作伍勒也回来了。

过去一年,瓦吾小学发生了许多变化——一幢新的宿舍楼正在修建,教室上增加了一层板房用作老师的办公室;学校又迎来了4位新的支教老师,已在此支教两年的崔洪明决定再留3年;过去泥泞不堪的泥巴路变成了水泥路,如今有三条路通往学校;校门外的快乐农场里,老师和孩子们种下了花椒、土豆、向日葵和索玛花;很多学生的家庭告别云端,搬进了县城边的集中安置点……

教室屋顶上,“让乡村学校成为一个有梦想的地方”几个大字依然醒目。

一个月前,老师们为2020届毕业生举行了一个告别晚会,孩子们跳起欢快的达体舞。笑着,闹着,不知不觉中,师生们哭成一团。

今日的云端,贫穷与伤痛正渐行渐远。

我们离开时,忍不住不停回头,云雾缭绕中,瘦瘦高高的阿作伍勒一直站在那里,向我们做出必胜的手势……

声明:中国网图片库(www.cnmediae.com)供本网专稿,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中国网图片库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违者必究! 咨询电话010-8882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