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特稿]守护贫困家庭的顶梁柱 云南镇雄三位父亲的故事

发布时间: 2019-06-14 10:00:33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杨佳 | 责任编辑: 杨佳

 



故事二:停不下的工作是他对家庭的责任


       在以古镇中学的操场上,履带式的挖掘机轰鸣着穿行,将搅拌好的水泥灌注在模子里,王世红将金属网格放入模具,再将水泥抹平,等待固化晾干。 中国网 杨佳 摄影

 

       比朱润大三岁的王世红,也是四个孩子的父亲。两个孩子上学前班,一对双胞胎还需要爱人的照顾,家里靠王世红一个人的务工收入支撑着,日子虽然过得紧紧巴巴,却还过得开心自在。

        在以古县中学的操场上,王世红手拿着铁锹,正在制作混凝土板。王世红一米七多的身材,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显得微胖,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薄线衣,下身穿着一件蓝色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绿灰色运动鞋, 工作中挥动着一双粗壮结实的大手。

        整座操场正在进行硬化处理,中心部分已经用水泥覆盖,边缘正在修建排水。一辆小型履带式挖掘机,轰鸣着在教学楼与操场之间的泥泞土地上穿行。

        挖掘机开到了王世红面前,将挖斗里的混凝土倾倒在长方形的模具中,一个接着一个。王世红用手中的铁锹将散落的水泥铲回模具,然后把混凝土中的石块分散到各个模具当中,用振荡器将水泥中的气泡消除,加入金属网格,再用批灰刀抹平,放置晾干。

        挖掘机如此往复几次,几十个磨具就已经填满。王世红弯着身子,低头,伸手抹着水泥。泥浆溅了一身,汗水顺着额头、鼻梁滑到鼻尖。

        王世红与另外两个工友在县里的中、小学改造工程里做木工,已经有两个月的时间。下雨天,你在工地上是看不到王世红的身影的,因为他的格林巴利综合征还没完全康复。

王世红讲,小时候因为高年级学生的欺凌,只上到小学毕业就辍学回家了。 中国网 杨佳 摄影

 

        时间回到2017年年初,刚过完春节,王世红就开始为一家的生计忙碌了。

        王世红正在给邻居家修房子,辛苦一天回到家中。自己煮了面条,在饭桌前吃饭时,手指突然没了力气,眼看着面条,筷子却送不到嘴里。

        王世红并没有太在意,以为是一天的工作造成的。就这样没有吃晚饭,没跟爱人讲,自己早早休息了。第二天一早,又继续工作。到中午时,再次发现身体的异样,双手一块砖都拿不动了,这才去医院检查。

        一开始在县里的医院治疗,并没有找到病因,后来去了姐姐家那边的泸州市医院才确诊为格林巴利综合征。名字晦涩难懂,但一张病危通知单让一家人了解到了病情的严重性。

        王世红讲,确诊后才第一次真正感到害怕。这时他的手已经失去知觉,失去了行动能力,做什么事都需要家人的扶助。

       格林巴利综合征,又叫急性感染性多神经炎,是一种神经系统疾病,治疗费用较高。

        入院后,王世红先输了10天免疫球蛋白后,每天都需要七八千的费用,慢慢手开始恢复知觉,此后又进行了7天康复治疗,担心扛不住医疗费用,匆匆出了院。

        16天的治疗,花去5万多元钱,县里多重报销后自付5900多元,但对于贫困户而言仍是一笔不小的数目。特别是当疾病发生在家里唯一经济来源的顶梁柱身上时。

        当年年底,顶梁柱保险项目为他理赔了1822元,进一步缓解了家里的经济压力。王世红讲,项目补助的钱不多,但是对于他的家庭来说,每一分钱都有作用。

       王世红已经在学校工地上忙碌了一个多月。那里离家有60多公里的山路,偶尔有顺路车才能回来。王世红常年外出务工,以至于家里孩子对他有些生疏。 中国网 杨佳 摄影

 

       妻子在家负责照顾四个孩子,抽空会打理家里的田地。田里种着玉米和土豆,收成刚够家里的口粮。

       王世红讲,生病前后欠了近10万元的债务,生活压力不小。王世红出院后的第二个月,便又开始外出务工。

       现在,王世红的身体已不如从前,干不了重活。原先瓦工的工作换成了木工,天气状况不好时也只能休息,收入水平下降了不少,每个月拿到手的差不多有两千多元。

       出院后王世红一直在吃药,身体从180斤长到了240斤。担心体重继续上涨,王世红问清情况后停了药。医生告诉他,如果身体出现不适还要继续吃,不管有多胖。

       出院至今,王世红再没进行复查,一方面担心看病影响外出打工挣钱,另一个方面是拿不出复查的2万元钱。

       王世红讲,“现在的政策确实好,想着办法为贫困户解决问题,但是我们这些贫困户自己也要努力”。

       现在,王世红一面外出打工,一面又担心疾病复发。

      王世红与妻子,两人结婚至今没有拍一张结婚照。 中国网 杨佳 摄影

 

       许多像王世红一样的贫困家庭并不完全了解顶梁柱保险项目,但这并不影响顶梁柱保险项目对于他们的帮助。项目诠释着公益保险存在的意义。

        2017年年底,村医联系王世红,说是可以报销一笔医疗费。他带着身份证和银行卡前往,几天后就收到了报销款。

        顶梁柱保险项目应用人工智能识别、大数据等技术,通过科技创新的方式来解决成本问题,加上迭代优化,让理赔工作快速高效。理赔只需要在手机支付宝上传三项材料,身份证、银行卡和医保单(政府提供),即可在3-5个工作日完成赔付。

        中国扶贫基金会(后简称基金会)顶梁柱健康扶贫部助理主任金紫南告诉记者,项目的实施是一个不断优化的过程。在脱贫攻坚期,基金会与阿里巴巴公益、蚂蚁金服公益、蚂蚁金服保险四方做了大量的基础调研工作。总结2015-2017年的数据可见在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占比高,且下降幅度不大。相对于产业扶贫、教育扶贫等工作,难度极大,四方商讨决定啃下这块硬骨头,解决健康扶贫的一些问题。

        2017年7月,在国务院扶贫办和国家卫健委的指导下,基金会联合阿里巴巴公益、蚂蚁金服公益、蚂蚁金服保险平台共同发起顶梁柱健康扶贫公益保险项目,旨在为18—60周岁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提供专属扶贫公益保险。

        实际上,各地方政府已经针对建档立卡贫困户设置了层层保护。以云南省为例,该省目前实施的四重保障,即基本医疗、大病保险、医疗救助、兜底保障等。此外,部分地区健康保障比例可达到95%左右。基金会工作人员介绍,这类保障比例较高的地区并不适合顶梁柱保险项目的实施,项目主要还是针对建档立卡贫困户住院的自付费用进行补充报销。如果贫困户自付费用较少,补充报销效果不明显,开展项目意义不大。

        顶梁柱保险项目推出后,在全国范围快速推广开来。基金会工作人员强调,特别是项目在“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区发挥了积极的作用,解决了健康扶贫工作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截至2018年年底,项目已经为全国12个省66个县的425万人次建档立卡贫困户提供健康保障,项目总资金接近1.2亿元。

        镇雄县巨大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基数为项目的开展提供了发挥作用的空间。截止目前,镇雄县贫困户累计获得项目资助1171.13万元,投保受益58.98万人次。

 

<  1  2  3  >  


声明:中国网图片库(www.cnmediae.com)供本网专稿,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中国网图片库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违者必究! 咨询电话010-8882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