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特稿]守护贫困家庭的顶梁柱 云南镇雄三位父亲的故事

发布时间: 2019-06-14 10:00:33 | 来源: 中国网 | 作者: 杨佳 | 责任编辑: 杨佳

 



故事三:因为担心花费差点放弃治疗

 


       去年一次开胸手术治疗之后,李贤亮就再没离开过氧气。在家要有制氧机,在外要有氧气瓶。 中国网  杨佳 摄影

 

       镇雄是人口大县,也是一个主要人力资源输出地,每三个镇雄人就有一人外出务工。据昭通日报报道,2018年,镇雄县劳务输出55万人,实现务工收入155亿元。

        像李贤亮一样的外出打工群体,源源不断的将自己的劳动力转化成货币,输送回家乡,滋养着他们的家庭。

        在李贤亮家,这种情况一直持续至今。2018年,李贤亮得病后,塑料花工坊里还剩下妻子陈连芝的身影。

       妻子陈连芝在医院照料丈夫李贤亮。重症肌无力是一种免疫系统疾病,因患者抵抗力下降,容易引起感冒发烧等疾病。今年春节后,李贤亮返回义乌,这是已经第三次入院。大多数情况下,李贤亮会选择去社区医院开药,在家治疗。中国网 杨佳 摄影

 

       2017年底,李贤亮回家过年时,突然觉得自己浑身疲力,上眼皮抬不起来。慢慢发展到吃饭时咀嚼食物也感觉无力。两个月后,头部俯仰都很难控制。

        一开始,李贤亮以为是没休息好,没有太在意。后来,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才去医院检查。在义乌几次检查,一直从颈椎角度出发,并没有查出病因。返回云南后,在昆明第一人民医院被确诊为重症肌无力。

        1988年,李贤亮高中毕业后,留在家乡黑树村成为了一名小学教师。那时的办学条件差,交通不便,每周往返20多公里山路回一次家。全校总共只有十多个学生,像朱润一样付不起书费、学费的学生,李贤亮都帮忙垫付。这些钱要等到学生家里收了粮食卖钱后才能还上,有些钱一直欠到了现在。

        当了7-8年教师后,没有编制的李贤亮决定出去闯一闯。第一站来到了广东东莞,此时他已经26岁,超出了工厂招工年龄。便在当地找了一份门卫的工作,第二年他把妻子也带出来打工,两人相濡以沫,在东莞度过了三年。

        后来,二人又辗转来到义乌,这一待就是二十年。这二十年中,夫妻二人一直在家庭作坊中以制作塑料花为生。


 


       在义乌机场不远的上方村,陈连芝在家庭作坊里制作塑料花。在义乌打工二十多年里,陈连芝跟丈夫李贤亮一直在类似的家庭作坊里制作塑料花。他们的亲友大都也是如此,在附近从事着类似的工作。中国网 杨佳 摄影

 

       在他们的生活当中,几乎没有休息二字。休息就没有收入,算上生活费和租房费,就意味着贴钱。这对于一个有着三个孩子的家庭来说,这是无法容忍的,特别是在三个孩子相继考上大学之后。

        因为路程远、交通费高,来义乌这些年,李贤亮两口子只回家过了两次年。

        坐在轮椅上跟记者聊天,疾病会让李贤亮止不住的打哈欠。但说起三个孩子来,李贤亮的眼神会又会异常坚定起来,陈连芝也会露出开心的笑容。

        是谁教育孩子?夫妻二人争执不下,都指着说是对方在教育子女。最后,陈连芝笑着讲,是孩子们自己努力。

        李贤亮夫妇感情和睦,生活中的一举一动皆是孩子们的榜样。李贤亮高中毕业,又当过教师,对孩子们的学业有所帮助。陈连芝没有上过学,对孩子们的教育多在生活当中。

        “不打骂孩子”“用平等的态度对待孩子”,是他们的教育秘诀。

        2018年,李贤亮确认重症肌无力后,住院总花费接近30万,如洪水一般的花费,几乎冲垮了这个五口之家。

        政府的兜底保障,先后报销了23.02万元,解决了李贤亮一家的主要问题,但仍面临6.11万元自付费用。

        2018年年底,李贤亮接到了村医的电话,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他符合公益保险项目的理赔标准,将会获得项目的资金资助,这让一家人再次看到了希望。

 


      做工的日子,都在“穿”“压”“捏”的动作中度过。 “一下,六厘钱”是对这个工作最形象的描述。 中国网 杨佳 摄影

 

       生病前,李贤亮和妻子每天能有70-80元的收入,每月除去自己和三个孩子的生活费之后也就所剩无几了,所以一直没有什么积蓄。就连三个孩子的学费,也一直是李贤亮的弟弟在资助。

        现在,李贤亮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妻子也因为照顾他,无法全勤投入工作,这个家庭失去了稳定的收入来源。在妻子的讲述中,家里制氧机每月100多元的电费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因为妻子不识字,手术单都是李贤亮自己签,这让他对自己病情了如指掌。越了解自己的病情,越让李贤亮担心治疗的费用。

        在进入ICU治疗时,李贤亮曾拔掉了所有插管,拒绝治疗。最后在亲人和孩子循循善诱的劝导下,才勉强同意继续治疗。

        2018年底,顶梁柱保险项目向李贤亮赔付了12406元。2019年初,项目再次赔付了31550.25元。

        如今,这两笔钱给了李贤亮生活的勇气。在跟记者聊天时,李贤亮会想,自己痊愈以后,就回云南养老。那时,孩子们都已经大学毕业,开始工作,他想跟孩子们在一起生活。说着说着,李贤亮回头望了望妻子陈连芝,两人一起笑了……

        命运裹挟着疾病推着这几位父亲向前,幸运的是当他们被生活绊倒在前行路上,政府和社会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

        据顶梁柱公益保险项目工作人员介绍,项目资金主要来源于阿里巴巴公益平台及蚂蚁金服公益平台的爱心网商和网友。截至2018年12月底,顶梁柱公益保险项目已带动了3.6亿公众共同参与,获得27亿余次捐赠,募集资金近1.36亿元。

        作为互联网赋能的新型脱贫项目,顶梁柱保险项目使用互联网技术达到了低成本、高效率、全透明的运作方式。采访结束时,基金会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网记者,接下来基金会将继续推动项目在全国更多贫困县区落地,希望项目能惠及更多需要帮助的人群。

       到2020年我国全面脱贫之后,项目如何继续发挥作用,也是他们正在思考的问题。(中国网记者 杨佳 摄影报道)

 

<  1  2  3  


声明:中国网图片库(www.cnmediae.com)供本网专稿,任何网站、报刊、电视台未经中国网图片库许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转载,违者必究! 咨询电话010-88820273。